点击阅读全文

平凡的岁月

《平凡的岁月》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胡有才李桂花,讲述了​“胡有才发财了,那得意样,我们哪个不如他”。正应了古话:人怕出名,猪怕壮。他们嫉妒着呢!隔了一会儿,胡大发(浑名胡二赖)添油加醋地压低声音对李青青说:你听,胡有才趾高气扬,向客人敬酒呢!李青青挤眉弄眼地对王小伟说:听听,胡有才说什么天时,地利,人和呢!瞧那自信样儿,得意着昵!王小伟随口吐了一口浓痰:...

阅读最新章节

一个毛毛细雨的夜晚,乌漆墨黑,伸手不见五指。林家饭店内,灯火通明,几间不大不小的包间内坐满了客人。胡有才和李桂花夫妇特邀从城市来的贵宾。圆圆的餐桌,坐满了客人。桌上摆满了农村待客的私房大菜:烧鹅,烧鸭,烧鸡,烧羊肉,烧猪肉,烧牛肉。……满桌美味,散发出浓浓的香气。

胡有才和李桂花喜笑盈盈,毕恭毕敬的站起来,端着酒杯,高兴地向各位来宾敬酒:我们回乡创办的维修厂能有今天,多亏诸位关照,支持,现敬各位一杯,以表谢意!一桌人不约而同,纷纷站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毕,胡有才夫妇又举起酒杯向胡庄李书记敬酒说:多亏李书记,为厂子选了好地址,天时,地利,人和。万分感谢!

李书记不假思索地说:是你胡大哥治厂有方,事事躬身而行!胡大嫂贤内助,处处周到!

双方酒毕。胡有才夫妇又端杯向原单位机械厂的王学浩主任和他的其他徒弟们敬酒说:我办这个维修厂,是你们出点子,出资金,呕心沥血,今天借这杯酒,表示再一次的感谢。

王学浩数人异口同声地说:这是改革开放的好政策,才能顺风顺水,鸿运高照,生意兴隆啊!

就这样,一桌人相互敬酒,有说有笑,杯盏交错,喜乐融融,大家呈现在一片欢乐之中……。

此时,隔壁的包间坐着三个人,他们是胡大发,李青青,王小伟。这三人叽叽咕咕,鬼头鬼脑。“胡有才发财了,那得意样,我们哪个不如他”。正应了古话:人怕出名,猪怕壮。他们嫉妒着呢!

隔了一会儿,胡大发(浑名胡二赖)添油加醋地压低声音对李青青说:你听,胡有才趾高气扬,向客人敬酒呢!

李青青挤眉弄眼地对王小伟说:听听,胡有才说什么天时,地利,人和呢!瞧那自信样儿,得意着昵!

王小伟随口吐了一口浓痰:狗屁!

胡大发接着说:胡有才,你等着瞧吧!嘿嘿!

三个人你一句他一句,在一片嘻嘻哈哈的说笑声中,很快酒瓶喝了个底朝天。之后,压低声音,不知说了些什么,歪歪扭扭地离开了林家饭店,消失在纷纷扬扬的细雨中……

时近午夜,胡有才夫妇送走了客人。醉意渐浓的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绪万千,难以入眠,在恍恍惚惚,朦朦胧胧中,他似乎又回到了林家饭店,只见一桌人在敬酒,猜拳,说词对诗,猜谜语,时时笑声沸腾,说笑不已,意气飞扬。眼看菜光酒尽,只见鹅呀,鸭呀……成群结队地舒展翅膀,飞呀,跳呀,离开了餐桌。只听老鹅“阿哦,阿哦”地大声说:你看,人类世界是多么的可笑,可叹,可悲,可恶!

老鸭接着话茬说:是呀,有人往往挖空心思,瞪着贪婪的眼睛,捞取好处,不顾法纪法规。

老母鸡“咯咯”地抢着说:这些人勾心斗角,争名,争位,争利,把做人的道德底线,抛之九霄云外!

老鹅补充说:这些人,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往往做个圆滑的两面人,活脱脱是个老狐狸!

老鸭又接着说:这些人,对人怀疑,嫉妒;有人贿赂,贪污枉法,赌博,恃强凌弱,傲气霸凌;有人卖淫嫖娼,应有尽有,丑态百出……说着说着,嘎嘎地叫了几声,以泄心头不快。

老鹅扬起脖颈,轻描淡写地说:人类有什么本领呢?可能是他们贿赂了阎王爷,造化小鬼把他们变成了人,有头有脑有神经。我们只是千万年以来。毫无进化,仍然是只鹅呀鸭呀的。但我们没有闹情绪,找领导,找朋友,闹呀闹。我们是正派的,正直的,光明正大的,乐知天命的,既然命运为鹅,我们从来就是顺顺从从,任人宰割。他们人类来了亲朋好友,宰只老鹅,招待客人,我们无话可说。因为我们是鹅呀!

这时只听老牛“妈妈”的喊叫,绵羊“咪咪”的尖叫,毛驴“哈呀,哈呀”的豪叫,白猪“呼哧,呼哧”的吼叫,黑狗:“汪汪,汪汪”的疯叫,形成了惊天动地的大合唱。

胡有才听得毛骨悚然,使出浑身劲,想逃离这个地方。可就是挪不动,“哎呀,哎呀,哼个不停”。李桂花从梦中惊醒,用脚狠狠地蹬了胡有才几下,胡有才忽地从梦幻中醒来,一身汗,胡有才坐了起来,定了定神,再也睡不着了。……

忽地有一天,胡有才的维修厂大门口竟然堆起了一座小土山……

那天,胡有才夫妇进城办事,在回家的路上,乌鸦从天空飞过,“哇哇”地叫着,李桂花对胡有才说:哎呀,这只乌鸦的叫声太晦气了,能有不祥之兆。

胡有才说:啥时候了,你还信这个?

李桂花说:古人言,乌鸦是臭嘴,不吉利!

两人说着说着,就走到了厂门口,果然发现一座小土山堆在厂门口,挡住了进出的通道。两人傻眼了,谁弄的?

李桂花急切地说:要不,先打个电话给李书记吧!

胡有才连忙打通了李书记的电话。

“有才,有什么事吗?”

“厂房门口不知谁堆起了土堆?”

“什么?土堆?是谁干的?”

胡有才说:我们夫妇俩去城里办事,今天早上回来,就出现这怪事了。

李书记略沉思了一下,心中便有数了。不出意外的话,应当是某人干的,好吧,我要引蛇出洞,以其人之道,治治你其人之身!于是,李书记说:你在厂房门口等我!

约摸半个小时,一辆大型推土机轰隆隆开过来了,李书记坐在上面。此时,南来北往,东来西去的村民和过路的人,听说维修厂大门被人封堵,都十分好奇,一传十,十传百,聚集了上百号群众围观看热闹。

李书记从推土机上跳下来,高声对村民们说:各位父老乡亲,是谁拖土堵住了维修厂大门的?请站出来!

说了一句,无人应答,两句,仍然无人应答,三句,更是鸦雀无声。李书记见势,幽默地说,难道这土堆是天上掉下来的?

众人笑了笑,没有回声。

李书记想:这条蛇真顽强狡猾呀,好,既然如此,非采取果断措施不行!随即以命令的口吻对驾驶员说:开始推土!

推土机发动了,铲头刚刚竖起,从人群中飞奔出一人,挡住了铲头,朝土堆上一躺,大声呼叫:李书记,有种的你就铲吧!接着大喊:快来人啊,救命呀!

此人正是村里人戏称的胡二赖,真实姓名胡大发。他虽已年过半百,但不减当年的赖相,他天不怕,地不怕。骂,打,闹,装死都是他的拿手好戏。这次李书记来了,他可青皮遇辣手了。

李书记面对这个赖皮,胸有成竹,还尊称他,大声说:胡二哥,这事是你干的?

是我干的,你能把我怎么样?胡二赖也不示弱,大声回答道。

李书记说:是你干的,还不赶快把土运走!

胡二赖说:我就不运!

李书记坚定地说:不运不行!

胡二赖坚持着说:不运,你敢怎样?胡二赖又要耍赖相了,而且语气又坚定了一步。

李书记放高音量,提高嗓门大声说:你看我能怎样!说完,指挥驾驶员开动机器,开始铲土……。

众人都悬着一颗心,窃窃私语。有的说:这次看来胡二赖拽到什么理了,不然,哪敢这样!知情的人说:这个胡二赖,活了大半辈子,就没有讲过理,时常乱来闹事!也有人说:这次两人闹僵下去,要出人命的。……

李书记来劲了,对驾驶员说:铲,铲,铲!出人命我顶着!铲头越来越靠近胡二赖了,大家的心越来越揪紧了。忽然,从人群中钻出两人,直奔胡二赖,把他抱起,一人夹一只胳膊,一溜烟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众人唏嘘不已!

胡有才哪见过这样的架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内心里佩服李书记是条硬汉子,有气魄,有胆量,轻而易举地就将这件事解决了。

原来,这位胡大发,前后三村,久负盛名,是农村人俗称的赖皮。村里人暗里,明里都称他是胡二赖,人如其名,他一心想发财,但自己懒,就是发不了财。前些日子,没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左思右想:他胡有才返乡创业,发大财。他是有才,我是大发,为什么我不能发大财,非得让他破点财!

主意一定,就伙同他的朋友李青青,王小伟,那晚在林家饭店,边喝酒,边合计,设下了这么个圈套———堆土堵门这么个馊主意。一心想让维修厂停业。

哪知,算计不走算计上来,遇到李书记这个对手,胡大发失算了,吃了个败仗。面子丢尽了,心里不甘啊。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就在当晚,胡大发又窜到李青青,王小伟家。在王小伟家的客厅内,三个人又交头接耳,神秘兮兮地商量对策。

胡大发发话说:今天,我吃了个闭门羹!难道我们心甘情愿不成?

李青青说:不行!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胡有才吃个哑巴亏!

王小伟沉思片刻,胸有成竹地说:今天早上,只怪我们草率,没有和李书记讲理,摊牌。学校这块地皮,本属于陈庄组的,三十多年前,被村里占用,盖上了学校,现在,学校停用。我们有理由向村里索要。村里若是不给,就应当赔偿土地补偿费,何况,如今又被胡有才占用,大发横财,岂有此理!

王小伟这么有板有眼的一说,胡大发听后,火上浇油,蛮劲儿倍增,气势汹汹地说:头可断,血可流,一定要索回补偿金!今天早上那会儿,我们三人脑瓜子都被狗屎腻住了!说得三人一阵傻笑。

李青青接过话茬说:这样吧,我们三人分工,同组内各户通融联络,告知他们向胡有才索要土地赔偿金,各户不会有不同意见的吧!户户都有利可图,不要钱的,傻了?!

就这么定了。由胡大发执笔,写了一式两份,向胡有才索要土地赔偿金的报告,一份送交乡政府信访办,一份留存。写好后,胡大发说;我们不找李书记,找他也没用!

李青青说:矛头直指胡有才,让他措手不及!

王小伟补充一句:还李书记呢,狗屁!

说完后,三人分工到户去宣传做工作。结果,三十户人家,只有十户(包括他们自己)同意在报告上签字。他们这下犯难了。胡大发急不可待地说:不签就不签,钱只要要到手,让他们靠一边站去!三人窃喜,胡大发狂喜,狂笑着出了声!

第二天, 天刚蒙蒙亮,胡大发,李青青就敲响了胡有才家的大门。只见大门内窜出一条凶猛的大黄狗,“汪汪”地叫着,直奔他们而来。人人都说胡大发胆大,粗鲁,他见大黄狗窜来,吓得直朝李青青后面躲,李青青拉住胡大发,胡大发又躲到王小伟后面,还是王小伟机灵,弯下腰,捡起一块砖头,朝黄狗死命的砸去,黄狗转了个弯,停止了叫声,一转头,又朝他们狂叫起来。胡有才听到狗激烈的狂犬,连忙从被窝里起身,喝住了犬叫,李桂花随即也穿衣起床。

胡有才见来了人,仔细一辨认,看出来了,领头的是胡大发,热情地打招呼:哎呀,大发呀,这么早,有啥事呀?请坐,请坐!

胡大发三人也不拘谨,一屁股就坐到客厅的椅子上。李桂花见状,给每人冲泡了一杯茶,放到三人面前,胡大发客气一番,闲聊了几句,王小伟倒是先开口了:有才哥,我们都是本村人,人熟理不熟,我们今天来,是想与你谈件事,说完,朝胡大发望了望,胡大发挤了挤眼睛,沉默了一刻功夫……。

胡有才打破了沉默,说:都是家里人,有话不客气,竹筒倒豆子,干干脆脆,请说出来吧!

李青青撇撇嘴,那就让王小伟说吧。

王小伟咳嗽了一声,张嘴说:有才,别无他事,就是你的维修厂,你也知道,厂房原先是陈庄小组的土地,后来村里又占用建学校,现在学校也关闭了。维修厂用了这块地,现如今,群众提意见,要求你给予土地补偿金!……不然,话就不好说了!胡有才认真听完王小伟的话,转脸问胡大发:大发,你还有什么需要说的?听到胡有才叫自己说说,胡大发也不含糊,慢条斯理的说:我再补充几句,群众意见是倘若你不给土地补偿金,他们隔天就将学校前后的土地按户分光,你考虑考虑吧!

一旁的李桂花听后,笑呵呵地问:大发,你们处心积虑地想叫我们的维修厂停业或搬走不成?我们前世无怨,今世也无仇,组内群众当真会这样对待我们?

胡大发十分冷静地答道:这不是我们三人的所作所为,是组内群众的意见,我们只不过是把他们的想法传递给你们,也好让你们有个思想准备。

胡有才听后,不慌不忙地问道:大发,群众的意见,这块地得补偿多少钱?也让我们有个准备。

王小伟心想:有希望了,就急不可耐地答道:每年每亩最少1000元。

胡有才又问:你们知道这块地多少亩?

胡大发说:足足有4亩地。

李桂花说:4亩地,4亩地,那一年就得4000元,这还开厂吗?这是打劫的啊?

众人一时都愣了,默不出声。

胡大发是个急性子:有才,只要你答应了,我代表群众,让你们继续有经营权。

胡有才沉思片刻,微笑着说:大发,你们既然来了,谈这个土地补偿金,我还真不知道有这码事,不过,我返乡创业办厂,也是方便群众,为乡村振兴,添砖加瓦,为百姓富裕出力,还望你们父老乡亲相助啊,我和桂花衷心地感谢你们,并请转告村民们,说一声,谢谢!

胡大发听了,像个哑巴,张口结舌,你看看他,他望望你,喉咙像堵塞了一般,说不出话来。还是王小伟机灵,借着台阶说:大发,话已至此,既然有才还不清楚补偿金啥回事,那么我们双方再仔细了解了解吧。说完,三人起身告辞。黄狗从廊檐下一跃而起,尾随三人狂犬了一阵。

胡有才默默地坐在沙发上,一时兴起,大声朗诵俄国诗人普希金的一首诗: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

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

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过去,

而那过去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回恋。

念完后,夫妇二人对视笑了笑。李桂花说,有才,我们有租赁合同在手,怕他们做什么?!

胡有才回答道:世事难料,人心难测。随他们折腾吧。人生自信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人世间,面对不幸,安之若素,心存善念。守望未来,坚定信念,方得始终,这就是自强自立的人生主旋律。

小说《平凡的岁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