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小魔女翻身后,爷他沦陷啦

主角是江上月宋薇的精选古代言情《小魔女翻身后,爷他沦陷啦》,小说作者是“爆衣花山薰”,书中精彩内容是:早上七点,过来帮忙做饭的老婆子们陆陆续续的到了,宋爱国骑着跟别人借的凤凰牌的二八自行车回来,车头上系着一朵大红花,宋爱国穿着一件灰色的汗衫儿,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看就是仔细打理过得,看起来是个很精神的小伙看见大姐,快步走上前,蠕动着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好,憋了半天,他一遍搔着头,一遍不好意思说:“姐,你是我亲姐,以后有弟弟吃的一口,就一定有姐的!”宋薇欣慰的摸了摸宋爱国的头,说:“我弟弟长大了,要...

精彩章节试读


江上月收回威压,李宏斌终于好受些,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女孩是妖怪吗?

江上月转了转眼珠子,将李宏斌的办公室打量了个遍,才缓缓将目光投向李宏斌身上那件驼色的中山装,自家老娘的棉袄里面的棉花又硬又黑,自己尚有一件狼皮子保暖,老娘又有什么呢?

“我需要点棉花。”江上月坐在椅子上,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最好的棉花。”

李宏斌脸色有些犯难,小心翼翼的开口:“棉花都是稀罕的东西,棉花票也不好弄……”

现在这个时代,不管干啥都是要票加钱一起用,缺一不可,想买东西,光有钱可不行,还得有票呢!

江上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李宏斌,你若跟了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有些东西,咱还是得努努力不是?”

她声音不大,听着十分有威严,李宏斌心咯噔一声,得,被威胁了。

他擦了擦头上的虚汗,赔笑道:“是是……”

自己手上还有两张棉花票,本来是准备回去给自己家婆娘用的,可眼下这情况,也不得不拿出来做贡献了,他可惹不起眼前的小魔女。

李宏斌给江上月倒了一杯水,说:“那您稍等我一下。”

不过片刻,李宏斌就拎着一包棉花回来了,放到江上月面前,怕她嫌少,赶紧说:“实在拿不出更多的棉花了……”

江上月捏了捏软乎乎的棉花,心想刚好够做一件棉袄的,反正江家的其他人和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够做一件儿就行了。

她一抚手,将棉花收入八千世界中,一旁的李宏斌的看的目瞪口呆,心里直呼神奇。

“七日之后,我会再来。”

话音刚落,江上月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办公室中,李宏斌这才像泄气儿的皮球,彻底松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让人不敢相信,可那桌子上摆的整整齐齐的竹筒香露,却提醒着他,方才一切,并不是梦。

渐渐冷静下来后,他忽然眼神一沉,脸色也渐渐跟着阴沉下去,真是丢人,被一个女娃娃吓得连棉花票都送出去了。

这女娃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又能展现出如此神奇的能力。

他不得不查一下对方的来历,他在这个位子上久了,凡事都得小心些,这突然出现的女孩,他必须要清楚对方的来历。

李宏斌拿起一边的电话,拨通一串号码,接通后,沉声说:“帮我调查个人,是个女娃娃,十四五岁……”

他将江上月的外貌特征描述清楚然后挂掉了电话。

希望不要让他失望才是……

离开百货大楼,江上月在街道上溜达,一阵香味扑鼻,循着香味儿走过去,是一家卖包子的国营店。

江上月舔了舔嘴巴,说:“老板,给我四个包子。”

“四个包子?”老板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娃娃,穿着破棉袄和满是补丁的裤子鞋,怎么看都不像是工人家的孩子,更何况就算是工人家的孩子,也不可能一下买四个包子,这可不便宜。

心里打定了主意觉得江上月再拿他开涮耍他玩,顿时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哪来的小邋遢鬼赶紧走,这不是你玩的地儿。”

狗眼看人低,江上月皱了皱眉头,从兜里掏出两块钱递给他:“四个包子。”

老板看了一眼那两块钱,顿时感觉被打脸了,红着脸说稍等,心里只想屁大点的女娃娃咋能拿出两块钱出来买包子,肯定是跟家里人偷得。

越想他越肯定,放下装包子的手,说:“丫头片子,你这钱跟家里偷来的吧?两块钱可不少呢,买了包子可得挨打。”

江上月有些不耐烦,这群人咋就这么烦呢,给你钱你给我拿包子就是了,问这问那的,可真叫人厌烦:“跟你没关系,这是我掐辫子挣的钱,你赶紧把包子给我得了,哪那么多废话?”

“哦,原来是掐辫子卖的钱。”老板将包子包好,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看大叔狗眼看人低,还以为你是从家里偷得钱,你可别怪我呀!”

“没事。”

江上月捧着热乎乎的包子,大口大口的咬着,溜达在回村的路上,好不惬意,自己这小身子骨就是得吃点肉养起来,不然瘦瘦巴巴的,自己看着糟心。

将剩下的两个肉包子收进八千世界,迈着小短腿一刻不停歇的往家跑去,家里还有个老娘饿肚子呢

江上月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摸着黑进了屋,刚关好门,屋里就亮了起来,宋薇甩灭洋火柴,问:“咋个又这么晚回来?”

江上月脱了鞋上床,将提前从八千世界里拿出来的肉包子和棉花放到宋薇面前,说:“娘,我晓得那糊糊吃不饱,给你买了两个包子回来。”

宋薇有些震惊,这小妮子竟然瞒着自己去镇里了?

“娘不吃,你长身子,都留给你。”

“娘,我不同往日,让以后您等着享福吧。”江上月言语之间有些暗示,告诉宋薇别把她再当成以前小江上月,该吃吃该喝喝,给她的,接着便是。

宋薇吃着包子,江上月将棉花往宋薇眼前儿挪了挪,一脸献媚的笑道:“娘,这天儿冷的很,你那棉袄里的棉花又黑又冷,早就不暖和了,你把这棉花缝进衣服里,暖和着呢!”

“这棉花可真好……”宋薇爱不释手的摸着棉花:“六元,开春儿了,娘还能遭得住,给你缝进衣服才好。”

江上月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哎呀,娘,我棉袄里不是缝着狼皮子吗?暖得很。”

她钻进宋薇的腋下,枕在老娘的大腿上,撒娇道:“这是最好的棉花,娘你今晚上就缝进棉袄里,不然明儿个让我奶看见了,又得不了好。”

“知道啦!”宋薇刮了刮闺女的鼻尖,将身上的破棉袄脱了下来,拿起床头柜上的针线开始换棉花。

小说《小魔女翻身后,爷他沦陷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