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古代言情《世子千秋》是作者““湫尘”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镇北王千秋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虽然知道他们肯定找到了什么,但此时却更加担心他们在下面遇到了什么。千秋几次想要穿上他得那套装备下去,都被一众护卫给拦住。好在,不久影二他们就上来了。带回来几件衣服,都是普通的夜行衣;几块路引,但都因为时间太久,早已腐朽,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迹;唯独有用的是一块银制令牌,以及从一具女尸头上扒下来的金簪还...

世子千秋

免费试读


千秋眼神古怪,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怎么想怎么不吉利,于是决定不下去了,穿越也是个技术活儿,要是挂科连个哭的地方都没有,就是可惜了他准备的一身装备。

“好吧,你们小心点。”看着护卫把绳子绑在腰上,众人拉着绳子的另一头,缓缓将他放下,同时跟着下去的还有影二,,他身手最好可以随时应变突发事件。

绳子下降了将近百米,护卫一脚踩空,才发现脚下有一天然洞穴。

二人暗自警惕,影二手搭腰间,将匕首摸出,护卫抽出长刀,紧贴着洞穴两侧。

两人点点头,瞬间冲入洞穴。

洞穴漆黑一片,但可以确定并无活人,影二小心取出火折子点燃,将洞穴四周照亮。

洞穴入口不大,但内部的空间却很大,藏身数百人丝毫没有问题。

”大人,这有情况。“护卫指着一处地方道。

影二小心摸索过去,入眼全是森森的白骨,经过一番整理,尸体足有两百具之多。、

从影二下去,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依旧不见他们上来,千秋急得来回徘徊。虽然知道他们肯定找到了什么,但此时却更加担心他们在下面遇到了什么。

千秋几次想要穿上他得那套装备下去,都被一众护卫给拦住。

好在,不久影二他们就上来了。带回来几件衣服,都是普通的夜行衣;几块路引,但都因为时间太久,早已腐朽,根本看不清上面的字迹;唯独有用的是一块银制令牌,以及从一具女尸头上扒下来的金簪还有些用处。

虽说夜行衣和路引暂时看不出什么来,但千秋也都全部带走,说不定能从一些小细节中找出点什么来。

看着手中的两样东西,千秋很想骂爹,特么的还搜山十几次,就不能放几个人下悬崖找找,这案子不就早就查清了吗?

不过千秋也没耽误,只是让影二休息片刻,就即刻带着人回府。他们在这黑无崖已经耽搁了一天时间,随处都可以看到隐藏在树后攒动的人影。

不过走时千秋也没忘记吩咐留下几个机灵的盯着那些人,他倒要看看谁对他查当年的事这么有兴趣,或许会有发现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马上千秋始终皱着眉头,按理说镇北王都已经怀疑黑无崖了,为什么最后却认为那群人没那个本事,再说当年这么多人攀爬会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越想千秋就越是觉得不对劲,他肯定镇北王亲近的人里有内鬼,不然他和母亲要回来的消息是怎么泄露的,镇北王又为什么会没发现啊黑无崖上的痕迹?

与此同时,吕相也接到了下人的汇报,千秋带着人下了黑无崖,气得他摔碎了好几个杯子,他好不容易才与人配合瞒过了镇北王,现在该死的千秋怎么又盯上了黑无崖。

炫耀完的镇北王听说儿子去了黑无崖,连府门都没回就屁颠屁颠等在山脚下,手里还提着食盒。

”儿子,饿了吧,看爹给你准备了什么,要吃点吗?“镇北王上前问道。

千秋也早就注意到了食盒,才发现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伸手接过食盒,里面色香味俱全,全是他爱吃的。不由高看了镇北王几眼,他才回来几天,他喜欢吃什么就全都摸索清楚了,不得不说这爹对他真不赖。

直到千秋吃饱,镇北王才问道:”有发现没?“

吃饱了千秋心情也好了起来,回答道:”也不看看我是谁,能没发现吗?“

”就知道儿子最棒。“说完就将千秋提溜上马,一甩马缰绳。

被这样抱着千秋虽然觉得别扭,却也很快就坦然接受了,还觉得很温暖,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啊,虽然上辈子已经是个成年人,但现在就好好当回孩子。

“爹,你军营忙完了?”千秋问道,他都不知道此时对镇北王的称呼都已经变了。

“忙完了,接下来陪你。”镇北王听到儿子的话,心里别说有多么高兴,终于听到千秋叫爹了。在王府李健不敢叫爹的每次都只敢叫父王,至于庶子连面都没见过几回,每次见面他们都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他,所以他这也是第一听到儿子叫他爹。

“今天来了不少人,都知道有些什么人?”千秋随意问道。

“呵,除了那些还会有谁。”镇北王不以为意道,这几年他每次来这里不是跟着一群人,那些人的底细他可以说已经摸得一清二楚,虽然他也怀疑是那些人干的,可却一直苦无证据,也只能由这他们。

等回到镇北王的院子,进了书房,影二想要把今天搜到的东西摆出,却被镇北王制止,道:“这些东西你带回去查,尽早查出些有用的东西来。”

至于能查到当年杀害白忻的那伙人是谁,镇北王丝毫不抱希望。

千秋只是静静看着,等到书房只剩下他和镇北王两人时才问道:”你亲自查吗?“

”这么多年我都等了,这事也不急这么一时半会,今天不是说好了陪你。“镇北王道。

我特么的,千秋无语,这不是哄女孩子的话吗?你竟然拿来哄我,你特么的。别说这被人呵护的感觉咋就这么舒服呢,他矫情了。

接着从书法绘画,琴棋,镇北王一一耐下手把手教千秋,就像一次性把这些交给千秋,弥补他多年未曾照顾过千秋的亏空。

一晚上下来,千秋才发现镇北王虽然是武将,糙汉子,但懂得真多,只是他一个都没学会。字写得依旧如蚯蚓跳舞,绘画就等于涂鸦,至于琴只学会了那根是啥,弹出来估计半个王府都得没,棋也只是学会规则。

在镇北王教千秋琴棋书画时,镇北王府得影卫却全都动了起来,虽然路引已经模糊,但依旧将其中得字给读出,上面正写着鹤水县王家村王九。

很快那枚银质令牌也被查出,这本是一个江湖势力霸道门门主的信物。但霸刀门在八年前就因为一场江湖纷争满门皆灭,这事还轰动了京城,但却没能找到凶手,成了一件天大的悬案。

小说《世子千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