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姜不凡看着林小柔,心里一阵不爽,以前从来没听说过他,今天怎么突然蹦哒出来了。他疑惑得看向身边的易玄凝,试图让她给出答案。

易玄凝摇摇头,“你呀,在内院都待了一个月了,怎么连这些都还不知道。这林小柔正是这内院的第二,他平日里为人嚣张跋扈,常年欺负实力不强的弟子们,只是除了陈爵谁都打不过他,大多是敢怒不敢言的。”

“哦?那凝儿你和他比怎么样?我看他也是纳气大圆满,与你修为一样。”姜不凡摸着下巴略加思索道。这个林小柔作风甚是欠扁,这也是姜不凡进内院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想打人。

易玄凝想了想,然后摇摇头,“我们没比过,也不太好下结论。”

“不会吧?你的体术与灵术掌握得这么好,就算遇到引灵二层的强者也有一战之力,怎么和他比反而不好下结论了?”姜不凡好奇道。

“也确实是这样,这林小柔虽然名字听着很温柔,可人却一点都不温柔,他天生怪力,谁挨了他一下定然不好受。”一旁的陈爵说道。

听到陈爵的声音,姜不凡才反应过来,这两人方才还在那里僵持呢。刚才的对话应该都被他听到了,至于林小柔应该也是听到了,因为姜不凡已经看到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了。拳头被他握紧,可以感受道他手臂上的肌肉都鼓起来了,整个人呈攻击的姿态状态,让人感觉他随时都会扑过来。

陈爵也是摆好架势,随时准备好,只要他林小柔敢扑过来,那么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冲上去阻止他。

姜不凡在后方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冲动,陈爵见他如此也只好收起架势,一脚凝重地看向他。林小柔还以为他害怕了,希望息事宁人,当下他也收起架势,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挑衅之意生怕别人看不出来。

这般挑衅陈爵都看不过去,当下就是要出手,只听到后面的姜不凡淡淡道:“师兄要是出手的话,只怕正中了他的下怀,在主殿出手的话,接下来的惩罚怕是能拖到师兄不用参加内门大比了。”

陈爵细想也确实是这般,方才太冲动了,差点中了林小柔的圈套。那林小柔眉毛一挑,脸上出现吃惊之色,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神情,继续挑衅得看着陈爵与姜不凡二人。

林小柔确实不是打着这主意来的,他最开始只是想来摸摸姜不凡的底,好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可是见陈爵怒气蹭生的样子,他内心又有了另一个打算。若是能让他不能参加比赛,那这一届的弟子一定是自己的,奖励也都会是自己的。

只可惜,他没料到姜不凡竟然看穿了他临时的计划,眼下他只要继续这般挑衅下去,陈爵说不定会忍不住含怒出手,这样的话计划依然有效。

姜不凡走到他的面前,左手叉腰,右手指着他,对着他就破口大骂道:“谁的裤腰带没扎紧,让你这么个玩意儿遛出来了?是不是以为没人能治得住你?啊!进内门之前不用考德行的吗?所以让你这么容易就进来了。神马东西,也敢来说小爷很拽,小爷拽给你看又怎么样?你打我啊!!!”

他的狠话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瞬间全都骂了出来,听着周围的人是一愣一愣的。有几个女弟子听他话语如此粗俗不堪,瞬间脸红,急忙翻过身去不让人看见。有几个在人群中的男弟子带头拍手叫好,他们本来就是平日里被林小柔欺负惯了,现在看到这个风头正甚的姜不凡带头骂他,顿时觉得长久以来憋在内心的一口气得到了发泄。

林小柔被骂,先是一愣,然后便是怒火中烧,听到人群中有人带头拍手叫好,他一回头狠狠瞪了过去,人群中立马就安静下来。

只有姜不凡嘴角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学着他方才挑衅的模样看着他。林小柔此时真是气炸了,他出生到现在哪里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这姜不凡还是头一个,现在他连杀了姜不凡的心都有了。

他要紧牙关,嘴里吐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字,“姜不凡是吧,我记住你了,你可别让我在私下里逮到。”

“什么?你怂了不敢动手?这种小事你又何必说出来呢,你现在的表现可不就是这样吗?”姜不凡装作没听清的样子,声音提高了好几度。

周围的人听看着他的样子,发出阵阵笑声,这些笑声在林小柔听来都是无情的嘲笑。试想他林小柔在内院向来都是横着走的,有谁敢嘲笑他那都会被他教训一顿,现在却因为一个姜不凡让他颜面尽失。

面对这般挑衅,他虽然知道是个圈套,但还是愿意义无反顾往里面钻。

林小柔双拳紧握膝盖微曲,反观姜不凡,他双手叉腰,一幅懒洋洋的样子,对于林小柔的动作毫不在意。易玄凝看他这般,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这般工于心计了。

倒是陈爵看着若有所思,他当然能看出姜不凡的想法,按照林小柔的脾气他也是一定会动手,只是真的有这么简单就完成了吗?林小柔的智商确实不咋高,倒是打架可是一把好手,八强可以说他稳拿一席,长老们也将自己与他视为在宗门大赛里能挺进前十强的利剑,真的会让他就这么落选了吗?

林小柔一拳正准备挥出,却觉得背后有人按住自己的肩膀,让他再难进半分。他回过头去,只见一个老年人单手压住他的肩膀,看样子甚是轻松,都没有觉得他在用力。

这人姜不凡认识,长老会里一位姓袁的长老,虽然两人没什么太深的交集,不过还是有说过那么一两次话的时候,这袁长老当初也是劝他进内院的人之一,不过说了没两次就放弃了,还给他丢下一句朽木不可雕也。

他赶紧对袁长老挥挥手,阴阴笑道:“袁长老过来看好戏呀,来的可真是巧,您一来这好戏就没了。您方才怎么就不在呢?唉,真是可惜了。”他这一番话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讥讽之意。

袁长老淡然地看了他一眼,嘴里发出“哼”的一声,“别贫嘴了,掌门来了。”

小说《无上之路》试读结束!
"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