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其他小说小说《远离大反派,流放路上反被扑鹿野傅霜知》,由网络作家“今二三三”全新创作,男女角色分别是鹿野傅霜知,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精彩内容节选:时,众人恐怕就会出声阻拦了,碍于是傅霜知的安排,众人虽没开口,背后却免不了猜测议论,甚至还有人猜想,是不是傅霜知吩咐七婶娘把“鹿三娘”带出去打一顿。当然,这个猜测极度不靠谱——且不说七婶娘那身板看着就不像能打过鹿三娘的样子,谁打人还带着三个孩子啊?就在众人猜测议论纷纷时,鹿野五人回来了。所有人都一眼看到他们肩扛手提的东西。“姜?”......

远离大反派,流放路上反被扑鹿野傅霜知

远离大反派,流放路上反被扑鹿野傅霜知 免费试读


回去的路上,鹿野又带着几人顺手摘了几把野菜。

秋天的野菜不如春天多,但也还是有的,比如这片土地就生长着不少马齿苋。

“这是马齿苋,口感很嫩,微酸,最好吃的做法是凉拌或者用面粉蒸着吃,可惜现在是秋天,要是春天的话,遍地都是能吃的野菜。”鹿野逮着机会就教学。

一大三小一听能吃,眼睛立马亮了,然后都不用鹿野说,所过之处,半根马齿苋毛都没给剩下。

鹿野看得嘴角直抽抽。

看来虽然以前过得纸醉金迷,但经过抄家流放再狠饿几天的毒打后,傅家人已经充分意识到食物的重要性。

一边采着马齿苋一边往回走,五人很快回到露营地。

刚一回来,就被傅家众人发现了。

若不是傅霜知发话,在看到七婶娘等人跟着鹿野离开时,众人恐怕就会出声阻拦了,碍于是傅霜知的安排,众人虽没开口,背后却免不了猜测议论,甚至还有人猜想,是不是傅霜知吩咐七婶娘把“鹿三娘”带出去打一顿。

当然,这个猜测极度不靠谱——且不说七婶娘那身板看着就不像能打过鹿三娘的样子,谁打人还带着三个孩子啊?

就在众人猜测议论纷纷时,鹿野五人回来了。

所有人都一眼看到他们肩扛手提的东西。

“姜?”

“树叶做的漏斗?”

“采来那么多草做什么?”

众人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正这时,小胖子傅仪斐已经兴奋地朝着人群飞奔过来。

“娘!娘!我挖到吃的啦!”

轰!

小胖子一句话,瞬间点燃了人群的情绪。

吃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炯炯地望向无人带来的东西。

傅仪斐迫不及待把黄精塞到一个脸色蜡黄的妇人,也就是他母亲手中,然后又摘下肩膀上扛的树叶兜兜,倒出一个兜兜里的龙葵果,小胖手一抓一把,就往他母亲嘴里塞。

“娘,你尝尝!这个果子可甜可好吃了,比爹去年寒食带回来的御赐的马奶葡萄还好吃!”

妇人看到傅仪斐平安回来,松了一口气,刚要说话,嘴里就被儿子塞了东西。

她下意识嚼了,脸上露出惊讶。

随后立刻闭上嘴,把傅仪斐的手推到一边。

“这东西好,是甜的,斐儿,娘不喜欢吃甜的,你留着自己吃吧。”

傅仪斐苦哈哈地咧开嘴,露出被龙葵果染地紫黑的牙齿,“娘,我不能吃了,鹿姐姐说这个果子不能多吃,我吃地太多了。”

“鹿姐姐?”妇人疑惑地问了句。

“嗯,鹿姐姐!”傅仪斐郑重重复道。

开始,傅仪斐也和傅仪琤一样陷入了该怎么叫鹿野的困境中,但在吃到甜甜的龙葵和香香的酸浆后,他迅速在心里给鹿野起了新称呼。

鹿姐姐!

谁给他吃的谁就是最美最善良的姐姐!

小胖子的心理过程无人知晓,他也想不起来解释,重复了一遍后,又拍拍自己肥肥的小肚子,另一只手继续高高举起龙葵果想要喂他娘。

“娘,我不饿,你吃!”

妇人也无暇多想,看着儿子这般孝顺,她心里熨帖极了,确定儿子这会儿似乎是真的不馋,才张口吃了傅仪斐送到嘴边的果子。

“嗯,真甜!”

母子二人的互动,所有傅家人都看在眼里,看完,所有人也都愣了。

慢傅仪斐一步的傅仪澜、傅仪琤和七婶娘,此时也都汇入人群里。

众人一拥而上,七嘴八舌。

“这是什么?”

“你们在哪里摘的?我们也去摘!”

“不会有毒吧?这颜色看着渗人!”

“是那姓鹿的女人带你们摘的?小心些,那女人可不是善茬,指不定存着什么坏心!”

……

七婶娘几人忙着回答众人的话,比几人更落后一步的鹿野,则在离人群还有十几米的地方便停下了。

她听到了傅家人对她的怀疑,不以为意,手一松,二十来斤黄精和一大把马齿苋便扔在了地上。

傅霜知朝她走了过来。

“呶。”

鹿野踢了踢黄精,示意傅霜知拿走。

傅霜知默了一瞬,看她一眼,随即俯身去捡。

抓住捆黄精的草绳,提、提、提……

提不起来。

鹿野本来扔下黄精就准备走了,只是多看一眼傅霜知便觉得,不愧是《沉匣录》原著作者指定的颜值第一,居然连弯腰捡东西的动作都那么好看,于是眼睛贪恋美色,多看了几眼。

结果这一多看就发现不对。

“你怎么不动?”鹿野奇怪地问。

虽然她觉得美少年干什么都好看,弯腰不动也好看,但——腰不累吗?还是什么古代行为艺术?

傅霜知维持着躬身弯腰捡东西的姿势,抬头看她一眼。

“动不了。”他说。

“为什么动不了?”鹿野继续疑惑。

“太重。”傅霜知说。

太重……

太重……

太重……

鹿野脑子里一连循环了三遍这两个字,看看那堆黄精,再看看傅霜知,忽然间有种自己完全不必顾忌傅霜知的错觉。

就他这二十斤都提不动的超级超级超级弱鸡,敢抹她脖子?她邦邦两拳就给他干趴下!

当然,也只是想想。

鹿野赶紧强迫自己回想了下《沉匣录》里十几年后大反派傅霜知阴人的手段好醒醒脑子。

除非她打算悄悄抹了傅霜知脖子,否则,这种老阴比,她还是老老实实敬而远之吧!

想着,鹿野飞快后退,留下一句,“记得把我的饭送来。”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缩回自个儿选定的风水宝地——依旧是一棵歪脖子老树下。

傅霜知看着“鹿三娘”飞快远离的背影,微微皱起眉头。

真的……不一样了。

-

有了七婶娘等人带回来的黄精、野果和野菜,这天晚上,傅家人总算吃了顿干净饭。

黄精水煮,野果生吃,马齿苋用水焯焯,再用傅霜知向那两个官差讨的盐巴略微一拌……除了龙葵和酸浆本身味道不错,公正来说,另外两种食物实在寡淡地令人难以下咽。

但对已经挨了几天饿的傅家人来说,这样一顿饭,已经很好了。

而且就算这样寡淡的饭食,也不是人人都能敞开吃的。

三十斤黄精看着多,但傅家却有近一百人,怎么分也不够分的,所以干净的食物依旧是优先供给老人孩子,中青年则还要吃部分糠菜团子。

那些挑拣出来的糠菜团子看着情况不算太糟糕,又加热过一次,理论上应该降低了食用后拉肚子的风险,但也只是理论上,谁都知道,吃下它,明天很可能会拉肚子,而拉肚子,就可能被鞭笞,甚至被遗弃……

所以,当傅霜知说,中青年仍要吃糠菜团子时,一直乖乖听话的众人明显又有了异议。

“有黄精了为什么还要吃那馊掉的玩意儿?”

“那个鹿三娘那里不还有好多黄精吗?她一个人又吃不完,让她拿出来。”

……

几个胆大的说话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远处树下闭目养神的鹿野。

从傅霜知口中,她们已经知道傅霜知和鹿野的“合作”,知道黄精是鹿野找到的,自然也就想起中午时鹿野拿回来的那一堆黄精。很显然,鹿野一个人吃不完那么多,那么,拿出来贡献给大家,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傅霜知黑沉沉的眸子一一打量这些说话的人。

半晌,他忽然一笑。

小说《远离大反派,流放路上反被扑鹿野傅霜知》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