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这一世,只有我兽王叶尘》中的人物叶尘洛清秋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冷冷散散”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这一世,只有我兽王叶尘》内容概括:他所说的全是他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关于九重凶阵的记载。要知道他曾经就没少希望能从古文身上得到一些古神的指引,能够达到以后威震天下的存在,而如今见证了古神神技的威力之后,他更是不得不感到赞叹。同时心里也是不免一阵困惑,白琛这家伙为什么会施展上古神技?听完了烈天宇的描述之后,白月恒也是震惊的说不出来话了,...

这一世,只有我兽王叶尘

这一世,只有我兽王叶尘 在线试读

“吵什么?”这时从岩石左边的林子里走出了一道红色的身影,不用想,正是烈天宇,而他此时正抱着一堆柴木,缓缓地走了过来。

察觉到了烈天宇的出现,白月恒心中难免有些激动,刚刚转过头去想开口询问自己知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当自己看清了烈天宇的样貌时,不由得大吃一惊,年龄才20出头的烈天宇,此时竟是头上得正有着几根白发飘动,脸上更是一脸的沧桑,仿佛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人一般。

“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不等白月恒开口,顾天宇就抢先的开口说道:“你应该也感觉到了修为不稳,还有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而那白琛所施展的阵法到底是什么东西?”烈天宇一边对着白玉恒问,一边拿着自己在树林中捡的一些还不算太湿的木柴架成了一个木堆,顺便在底下放了一些干草。

不一会儿烈天宇便使用灵力调转一丝灵火,升起了一个简易的火堆。

然后对着白月恒清了清嗓,随即说道:“白琛所使用的阵法还是上古凶神陨落之时所留的九重杀阵,去运转九次后方可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杀阵方圆20里内所有的生命都会被这杀阵所灭杀。

但是这杀阵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等级对高于自己太多的修炼者是很难起到有真正的灭杀作用。

的而且它的限制力也是随着时间运转而逐渐增强的,一般来说,使用者的修为越强,法正运转的越快所发挥出来的效果也就越厉害。而我刚才趁着这杀阵运转到第二重的时候,推动了两张瞬移符咒将我们移到了30里开外的地方。

但是我们两个因为在那里面待了有一段时间,所以依旧受到了杀阵的影响。

而因为我们俩所处的方位不同,因此受到的影响也不同,我当时正在罡位,所以被影响了寿元和容貌,而你处在洪位,所以被影响了体内的灵气和修为。”

烈天宇说完回头望了望雪山开口说道:“而这时,这杀阵已经运转到了第七重,主要是刚才我们没有通过这传送符离开,此时只怕已经化成尘埃了。”

烈天宇的话中没有一个字是假的。他所说的全是他曾经在古籍上看到过关于九重凶阵的记载。

要知道他曾经就没少希望能从古文身上得到一些古神的指引,能够达到以后威震天下的存在,而如今见证了古神神技的威力之后,他更是不得不感到赞叹。

同时心里也是不免一阵困惑,白琛这家伙为什么会施展上古神技?

听完了烈天宇的描述之后,白月恒也是震惊的说不出来话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白琛居然会如此恐怖的杀阵。

而且听烈天宇刚才说,如果当时他没有离开这法阵的话,此时可能已经化为尘埃了,足以见得这法阵的威力到底有多么的恐怖,还只是运转到第七重的威力。那第九重到底会有什么恐怖的破坏力?

同时也是跟烈天宇心中一样好奇白琛为什么会施展如此恐怖的杀阵?

这种玩意儿一般只有帝国的如今的藏经阁中才有过记载,但也只是一些说明和所有的一点图片以及一些解说罢了,根本就没有过什么描绘杀阵的方法。

想要研究出上古杀阵,白琛的实力显然是不可能办得到的。

烈天宇在说完之后并没有再理会白月恒脸上是什么奇怪的表情,而是慢慢地整理起了自己的火堆。

随即一团小火便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变成了一个篮球大小的火堆。隐隐的热量已经融化了周围的白雪。

这堆火并不是普通的火,而是烈天宇调用自身灵力而形成的灵火,不一会儿,灵火的热量向四周而散。

躺在巨石下的白梦恒终于是感觉到了一股热量传了过来,自己身上的雪正在融化。

不一会儿,白月恒艰难的站着起身,腿脚有些不利索的走向烈天宇,他刚刚身体被冰雪覆盖,现在四肢还冻得发麻,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

“烈公子,那这白琛死了吗,咱们要不要回去查看一下?”白月恒轻轻的问。

烈天宇听到这话之后却是直接转过了头,用着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白月恒。

白月恒被这表情盯的不自在,自然也是知道了,自己这么问,是不是显得有点傻? 毕竟这杀阵的威力这么强。

最重要的是他们可是一起见证了。这白琛在启动了杀阵之后就灵力尽数消散,画成了金色的光尘。

烈天宇却是用一个极其诡异的语气说道:“你若是想去看看,你就自己去吧,可别拖上我跟你一起去送死。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阵法现如今已经运转到了第七重,就凭你如今这真天境二阶的实力,要是靠近这个杀阵但凡有十里之内,那么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这其实也不是烈天宇不想回去查,而是他能确信。这一次白琛是绝对百分之百陨落了。

毕竟如果是在他巅峰状态下,想要施展九重杀阵并不难,只要以精血加入自己的一丝命气去辅助催动灵力便可以施展。

但是此时此刻的九重杀阵可是在白琛受到了如此重创的情况之下施展的。那么这白天是绝对不可能活的下来。

在他重伤跑到雪山山顶的那一刻,身体里就没有了多少灵气还有命气。而在施展了九重杀阵后,更是耗尽了他体内自身的所有命气,因此白琛这一次绝对没有任何生机。

而原本还想要回去检查一下,看看白琛是否还活着的白月恒,听到了烈天宇的话后,直接是吓得愣在了原地。

愣是一步不敢往回前走了

而此时烈天宇慢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抖了抖身上的绝对傻愣在原地的白月恒说道:“走吧,咱们俩该回月荆城了,还有我救了你小子可不是出于好心,我留着你是有用的,你要是坏了我的事,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听到烈天宇的话后,白月痕先是一愣,随即一脸疑惑的开口说道:“不知烈公子有什么事需要我来帮忙的?”

对白月恒的问题,烈天宇一边往东京城的方向走,一边轻描淡写的说:“你应该还记得你跟白家的大长老说的那一桩我和白琛的妹妹白梦莹的婚事吧?

我需要你这段时间回去后帮我把婚期提前,最好能在三天之内搞完。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但你要是敢坏了我的事,我自然也不会放过你。”

听到烈天宇的回答,白月恒只觉得心里一阵疑惑。

他之前对这段婚事也不是不怎么在意的嘛,当初说的这个会是也只是为了你恶心一下白琛,怎么这家伙忽然认真起来了?

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十分的急切,恨不得这张婚是越早完成的越好。

但是看烈天宇似乎不愿意详说,于是白月恒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因为他知道如果惹了烈天宇不开心,自己真的会死的很惨。

不同于烈家这种在月荆城富饶了几百年的大家族,白家是依靠这些年有了白琛从各大秘境中带回来的各种修行资源,白家才能做到在东京城中与烈家这种兴盛了几百年的大家族地位平等的现状。

但是现在白琛已死,唯一能与烈家抗衡的白家老祖闭关,白家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能扛得住烈家的打压。

小说《这一世,只有我兽王叶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