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推荐《圣殇天狱》,由网络作家“云在飘扬”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云阳芸姬,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云阳说完披上蓑衣转身便消失在雨中,背后传来老者的哭啼声;‘小公子,你已经帮我大忙了,钱我不能要,你的衣服都那样破旧,我怎么能要你的钱··你叫什么名字,菩萨一定要保佑你呀··’深秋的风格外萧瑟,吹得大地一片黄,今年的天冷得太早,还好芸姬有了花棉袄,今天跟着哥哥去山地种土豆,看哥哥挖地辛苦,也要去帮忙...

圣殇天狱

阅读最新章节

嘉州古城,

因为有三江环绕,

常年灰雾弥漫,

山在江中,

佛在山中,

三江流域的生灵,心中有佛。

巨佛坐镇三江,

镇住一切妖魔鬼怪,

一切阴邪之物在幽暗中兴风作浪,

就会遭受巨佛的无边佛掌,

但这只是传说。

巨佛面向西方,

对岸便是古城墙围绕的嘉州古城,

古城青瓦木楼,最高不过五层,

夜晚,万家灯火倒映三江,

流光溢彩胜过天上的繁星。

不过,这里的天很昏暗,

经常乌云密布,一年难得有几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白天人声鼎沸,

比美姑繁华很多。

云阳很开心的从药铺出来,袖兜里面沉甸甸的;

‘没想到能挖到苕药,卖了五两水银,妹妹的甜果和花棉袄都有了,余下的钱还可以支撑家里一段时间,终于可以去拜师了。’

今天天公作美,阳光灿烂。

云阳买好花棉袄和一些家用后便快速往家赶,以他目前的脚力,回去也要披星戴月的走个五天。

半路上,

‘驾,驾···’

几匹黑马疾驰而过,

带起一路烟尘,

云阳的瞳孔快速聚焦,

因为不宽的泥土路,

有一老一小步履蹒跚走在前面十几丈,

云阳顿时飞奔过去,但,

还是晚了一步,

‘驾,驾,’

在云阳奋力扑倒老者时,

几匹黑马撞飞幼童扬长而去,

天空飘起的毛毛细雨,

老者哭的悲天呛地,老泪中夹着鼻涕,

云阳的心无比沉痛,双拳握紧到发白,指甲都掐进了皮肉,声音都带着颤音;

‘为什么恶人总是无处不在,我云阳发誓,必定打破这暗黑的秩序!’

他感同身受,略微瘦小的身体有些发抖,

一把背起幼童,扶着老者回家,

濛濛细雨中的背影悲伤的让人心酸。

老者家中一贫如洗,

一张烂草帘便代替了寿木,

雨水中,杨柳下,

云阳挥舞锄头挖坑的黄泥水溅了他一身,汗水蒸气在他的灰布旧衣隐隐若现。

‘忭哒,轰隆隆,’

黎明前的黑暗居然电闪雷鸣,

终于把幼童安埋,云阳还要急着回家,妹妹还在等他呢。

把老者扶回摇摇欲坠的土屋,拿出剩下的二两水银递到老者手中,尽量挤出一丝丝治愈微笑;

‘老叔,不好意思,我就这一点点水银,你收下应付急用,我走了,妹妹还在家等我呢。’

云阳说完披上蓑衣转身便消失在雨中,背后传来老者的哭啼声;

‘小公子,你已经帮我大忙了,钱我不能要,你的衣服都那样破旧,我怎么能要你的钱··你叫什么名字,菩萨一定要保佑你呀··’

深秋的风格外萧瑟,吹得大地一片黄,

今年的天冷得太早,

还好芸姬有了花棉袄,

今天跟着哥哥去山地种土豆,看哥哥挖地辛苦,也要去帮忙挖地。

云阳笑道;

‘芸姬,就在旁边待着,你还小呢。还有一不小心把你的花棉袄划破了,哥哥暂时可买不起新的。’

芸姬清澈的大眼睛笑成月牙;

‘咯咯咯,哥哥,芸姬好喜欢花棉袄,好看又暖和。但哥哥更重要,把你累坏了就没有人疼芸姬了,所以芸姬要和哥哥一起种土豆。’

···

时间在不经意的流逝,

北风呼呼呼的吹,

世界银装素裹,

忽然,

昏黄的天空,三匹通体黝黑的龙马车辇如流星一般从天空划过,带起一片火烧云。

但,随即在远空画出一道弧线折返回来,

一架红玉镶边的车辇中,

一道快到看不清的身影,从天空车辇一闪而至,

正在崎岖雪地山路行走的云阳,

只感到眼前一花,芸姬不见了,

然后天空几架车辇又带起一片火烧云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

云阳扇了一巴掌,很疼,不是做梦;

‘芸姬,妹妹,芸姬妹妹··’

撕心裂肺的吼叫在山谷回荡,

云阳跟着火烧云飞奔,

但他连火烧云里面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山路崎岖,雪地湿滑,云阳不知道究竟摔了多少次,

他仿佛大梦一场,

前一刻才和妹妹从小镇换了生活用品回来,

后一刻芸姬就眼睁睁的从他面前消失,

老天是在开玩笑吗,

就在他快要累到昏迷时,

昏暗的天空又是一道身影极速飞来,

云阳的身体被压制倒在雪地,无法动弹说话,银牙咬得咯噔咯噔响,怒视着来人,

来人白纱蒙着脸,递给云阳一个绿玉牌,上面刻有;玄极天。

‘你最少都要乘风飞行,才能到玄极天找你妹妹,再会。’

来人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远去。

云阳恢复自由,对着昏暗天空怒吼;

‘蛇蝎,还我妹妹,还我妹妹,什么玄极天,玄极天在哪里,还我妹妹···’

流光早已经消失,

云阳瘫倒在雪地爬行,他已经跑到筋疲力尽,吼到声音嘶哑,

最后昏倒在学地中,

乱梦中,

他梦见了父亲在给土灶添材火,做饭,

母亲在清油灯前为他们逢衣服,

芸姬还好小,缠着他要抱抱,

然而他满心欢喜的伸出手要抱妹妹时,

抱了个空,

妹妹消失不见!

他万分着急的看向做饭的父亲,

土灶前的父亲微笑着身体逐渐消散。

他无比着急的看向母亲,

清油灯飘飘忽忽,忽然熄灭,

他在梦中哭喊,

然而世界一片漆黑。

然后,

他看见黑暗中,

飘出一团团阴幽磷火,

幽绿的磷火居然在黑影眼睛里面,

那些黑影飘飘忽忽,好像在幻化,

一会是庞大的人形,

一会说它是人形,头上又有弯角,

飘忽中发出悠长的哀嚎,

如同鬼魅,让人毛骨悚然。

地下那些蛇蝎在幽暗中蠕动,扭来扭去,发出;

‘吱吱吱,嗤嗤嗤’的恐怖声音。

不知道云阳在昏睡中还看到些什么,

只知道此时这里是浓密丛林‘葬天’。

他的灵魂刺痛,世界彻底坠入漆黑,空寂,

···

葬天不远处,

三千三百丈高处,

破烂的几间青砖房,天昭寺。

不知道清静了多少年月的佛音终于响起,

嘹亮的佛音在那株菩提树间萦绕,在青砖房回荡。

如此衰败的青砖房,

正厅中,居然塑着一尊金佛,

哪个看不出究竟有多大年纪的老僧盘坐在青黄蒲团唱经,

一只手巧木鱼,但你如仔细看,

木鱼是暗黄骷髅,木鱼槌不知道是什么骨头。

一只手掐佛珠,每掐一下,

便发出诡异嘶叫。

掐完佛珠,

一伸手,一把拂尘便到了手中,

灰白的拂尘中居然有墨绿丝,

拂尘向着面前一挥,

···

小说《圣殇天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