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很多网友对小说《破局》非常感兴趣,作者“范克勤”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范克勤钱金勋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楚天风交代了,而且交代的很是详细,因为有范克勤在一旁,只要有一点模糊的东西,他都要刨根问底的,详细询问清楚才能过关。要不然他直接就去叫吴天来回来,给楚天风施展一番割球的技术。也正是因为十分详细,审问的时间才从早上开始,一直持续到了傍晚才算告一段落。钱金勋将烟头掐灭,转头道:“老赵,将他关回去...

破局

在线试读


楚天风瞪着两个牛眼,不住的点头,而且还用鼻子玩命的发出“嗯嗯”的声音。

范克勤见此,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将他的口嚼子解了下来,扔在了一边,道:“你确定你全都交代?”

楚天风一边点头,一边“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粗气,道:

“我……我全都说,你让他帮我先解开,我真的……我一点不落,什么都跟你说。”

范克勤“嗯”了一声,朝着吴天来点了点头,道:“吴先生,先把他解开吧。”

“哎,马上,马上!”

吴天来憨笑着,伸手将铁环的螺扣松了开来,和小刀一起,重新放在了大包里,朝着楚天风躬身,而后歉意十足的,道:“哎呀,得罪,楚队长,真是得罪了,放心,还没动手,没有什么不妥,不妥。啊!”

范克勤转头道:“老赵,你先安排吴先生,在提审室坐一坐,弄点好茶,一会我怕还会用到吴先生。”

赵洪亮立刻起身立正,把手朝着大门一摆,道:“吴先生,请。”

吴天来跟来时候一样,点头哈腰的朝着范克勤和钱金勋鞠了鞠躬,道:“客气,客气,我就在一旁候着。

二位长官若有差遣,小的,必然劲力,劲力!”

说完,伸手将礼帽重新戴在脑袋上,还朝着赵洪亮憨笑一下,这才拎着自己的包走了出去。

范克勤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做好,跟钱金勋对视一下,后者嘴角挂着笑容,朝着他点了点头。

而后看向了楚天风,道:“楚大队长,说说吧,从头至尾的说,你也是行家,知道应该怎么交代问题的。”

楚天风交代了,而且交代的很是详细,因为有范克勤在一旁,只要有一点模糊的东西,他都要刨根问底的,详细询问清楚才能过关。

要不然他直接就去叫吴天来回来,给楚天风施展一番割球的技术。

也正是因为十分详细,审问的时间才从早上开始,一直持续到了傍晚才算告一段落。

钱金勋将烟头掐灭,转头道:“老赵,将他关回去。”

跟着他用手整理了一下,记录的一小叠口供,对范克勤道:“走,克勤,我们去向处座做汇报一下。”

范克勤点头,跟着钱金勋,走出了审讯室。

正要开门的时候,只听身后楚天风叫道:“钱科长,范组长,我统统交代了,能不能放我一条活路?”

钱金勋眯缝着眼睛转头看了他一眼,就好像看一件已经没用了的器物一般。

正要开口说话,范克勤却抢先说道:“这就要看看,你还有没有价值了,你也知道上峰对待叛徒是什么态度。

不过,只要你能够配合,我想,也未必就一定会死。”

“我……我配合。”

楚天风连连点头道:“我肯定好好配合,钱科长,范组长,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事实就是这样,只要你开了口,开始交代,也就没有了任何的脾气和底线。

范克勤听罢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和钱金勋走出了审讯室。

之后二人快步上楼,来到了处长办公室。

孙国鑫还是那副刻板沉稳的脸,指了指对面的两把椅子。

二人道谢坐下后,钱金勋将那叠口供放在了办公桌上,道:“处座,楚天风都交代了。

这次审讯,克勤可是出了大力。

想出了一个办法,一吓唬,这小子全都说了。”

孙国鑫点了点头,拿起了口供,细细观看,念道:“半年前,楚天风通过赌场认识了这个叫汪宁的人,先后见过三次,但期间都在输钱,先后将家底全都扔了出去。

但这个人故意接近他,而后交下了这个汪宁,并且他还将钱大方借给楚天风。

而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楚天风想翻本不成,再次将这些钱扔进了赌场,想找这个汪宁借钱时,也就是这一次,对方声称自己是情报贩子。

楚天风被蛊惑贩卖了一次西城警察局的名单,得了五百大洋。

嗯……日本人的活动经费可是不少啊。”

范克勤道:“是,处座,我感觉在咱们重庆中潜伏的日碟分子,可能是精锐特工。

只是一次没什么大用的警察局名单,就能出五百大洋,这个谍报组,来头必定不小。”

孙国鑫点了点头,接着往下看去,念道:“楚天风之后越陷越深,但也通过汪宁贩卖情报挣了不少钱。

在三个月前,汪宁突然翻脸,毫不掩饰的将自己的日碟身份透露给楚天风。

威胁他,如果不为他们效力,就会将楚天风的所作所为,透露给咱们。

而且其中的一次贩卖情报时,还被汪宁录了音。”

顿了顿,续道:“手段简单,却实用得很呐;

循序渐进,让楚天风一点一点深陷其中,并且给予金钱上的实惠,让楚天风尝到了甜头。

几次过后,等楚天风自然而然的放松警惕时,直接在交易时录音,这算是拿住了楚天风的命脉。”

说到这里,孙国鑫抬眼略有赞赏的看了看范克勤二人,道:“关于汪宁这个日碟分子的线索,你们打算怎么跟进?”

钱金勋这时候笑呵呵的,说道:“处座,我在美术院里认识一个朋友,叫郭梦。绘画的水平很是不错。

我寻思着,这个楚天风不是见过汪宁这个人吗?

我找个借口,让楚天风口述,然后请郭梦将汪宁画下来,进而来一次全城的排查。”

孙国鑫道:“朋友?是女朋友吧,经过了解吗?”

钱金勋笑道:“经过了解,他们全家都是本地人。”

孙国鑫顿了顿,像是思考了一下,续道:“嗯……将汪宁画下来可以,但是全城排查不妥。”

钱金勋怔了怔,道:“那处座的意思是?”

孙国鑫道:“记得之前我给你们宣布的那条纪律吗?”

钱金勋立刻点头,道:“记得,处座您说,注意保密,这些案子,咱们自己干。这是一条原则。

处座,其实卑职刚刚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动用警察局,用一个抓捕特大凶杀案的杀人犯之类的借口,来进行全城排查。”

孙国鑫想了想,道:“还是不妥啊,我们不能小看行动处的人。

全城排查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也不是吃干饭的,不会没有察觉。

尤其是老廖,他看见咱们情报处这个动作,不可能不进行调查。千万不能小看了他。”

钱金勋听罢,立刻道:“是!那还是暗中调查。”

孙国鑫点了点头,接着看向了口供,之后皱着眉,用手点了点,道:“这一段很有意思。

在彻底拿住楚天风的命门之后,虽然没有急着要情报,但是依旧见了楚天风一次。

这一次是正式宣布楚天风接下来进行深潜咱们情报处的命令,以及联络的方式方法,和紧急联络的方法,接头人的代号,暗号等等。

这些你们回头注意查,但我要说的是,见面的方式。

先是被蒙着头,在车子里躺在后座上,大约五分钟后,感觉车子在一直的转圈,而后约三分钟后,车子恢复正常行驶,约一分钟后,听见叫卖的声音;

括号,记忆模糊,可能是买包子,或者馄饨的早点摊子,括号完了……这是你俩谁问的,这么详细?克勤吧。”

范克勤承认道:“是我,处座,我不想放过任何细节。”

孙国鑫听罢,转向了钱金勋,道:“看看,人家多严谨专业,不愧是从德国人那学的。

从这种细节上入手,这甚至可能会帮助我们推测出日碟的重要据点。

以后再有这种事,也要如此进行工作。”

钱金勋笑着点头,道:“这小子就是心细,处座放心,我以后也照这样来。”

孙国鑫继续念道:“之后车子行驶了十分钟左右,停了下来,下车闻到一股香味,疑似饭店做饭的味道,但周围环境并不嘈杂。

被人扶着进屋时,迈过一个门槛……

看样子他们见面的地方,很有可能是饭馆一类;

左转一次,约行不到二十步,进入一个低矮之处。

被人拿掉面罩后,发现汪宁就在里面。

房屋中只有一张桌子,三面木墙疑似间壁,一面石灰墙。”

孙国鑫放下口供,抬眼看了看范克勤二人,道:“这个汪宁,胆子很大啊。”

钱金勋道:“是啊,处座。不过卑职看这家伙的准备也是不少。

看他和楚天风亮出身份后的见面方式,就能看出,这家伙不但胆子大,而且心还挺细。”

孙国鑫听罢,将脸转向了范克勤,道:“这份口供是你们二人一起获得的,有什么想法?说说。”

范克勤道:“处座,我倒是有了些方向,第一,追查那个开车的司机。

第二,请钱科长去请郭小姐,给汪宁画像。

第三,既然我们取得了楚天风的口供,那么他是不是能够为我们所用,去把他的联络人引出来。

第四,有了前三个方向,香滨路八十五号的那枚日本人的楔子,我们暂时不动,可以设立成长期布控。

只要日本人重新起用他,说不定,还有别的收获。”

小说《破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