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新婚重生冷面长官超宠娇娇老婆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新婚重生冷面长官超宠娇娇老婆》,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宠妻、甜宠、作品,围绕着主角厉菖蒲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聚宝盆儿。《新婚重生冷面长官超宠娇娇老婆》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70章 你别走,我害怕,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62608字。

一、作品介绍

《新婚重生冷面长官超宠娇娇老婆》小说是网络作者聚宝盆儿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厉菖蒲。主要讲述了:骨灰被安置好后,江听夏的双腿像被钉在原地一样,动也动不了,她看到厉菖蒲在她墓前放了些吃食酒水就离开了,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厉菖蒲的背挺直得像一棵扎根地底的大树,坚韧,沉默江听夏想起那些对他的议论声军属大院关于她的死众说纷纭,有说厉菖蒲娶的媳妇跟别人好了的,有说新娘子婚前暴毙的,人们把他被戴了绿帽子,克妻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其实他在这件事情中实在是无辜,他们不过刚认识一天,自己还对他眼睛不是眼睛,...

二、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三、热门章节

第29章 下跪

第30章 大小姐脾气

第31章 别哭

第32章 扯坏了她的衣服

第33章 你还生气了

四、作品试读


江听夏也不看她,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家的男人那么没用,老婆烫个头发就吓死了。”

刘英听了,立马回嘴,“你家男人才没用呢。”

江听夏可不惯着她,“大姐,我是顺着你的话说的。”

江听夏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你看我这样子,怎么也不能是我家的。”

她眨了眨眼睛 “要不然我就站这儿,看今天谁能被我吓死。”

刘英一时语塞,她就那么一说挤兑她的,谁知她还真的上纲上线,让她占了个没理。

众人听了江听夏的话也觉得好笑,顿时笑倒一片。

张红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行,看谁吓死了,正好咱们在这儿,直接抬回家还方便呢。”

眼看没人帮着她,刘英被怼得哑口无言,偷偷嘀咕道,“小妖精,不要脸。”

只有春苗笑不出来,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在众人的笑声中走到江听夏身边,扯了扯她的袖子悄悄提醒道,“你还敢出来呢,快回家安分待上一段日子吧。”

江听夏没听懂她的话,一脸疑惑,“啊?”

春苗小声说道,“你挨打了吧?”

江听夏更迷惑了,“什么意思?”

春苗看了她一眼,眼珠子一转,“你把房子都烧着了,闯出那么大的祸,就是你男人脾气再好能不打你?”

被这么一问,江听夏想起自发生着火这件事情后,厉菖蒲虽然板着一张脸不太开心的样子,倒是也没对她怎么样,反而一句责怪她的话也没说。

刘英正一肚子火没处发,她顺着春苗的话接下去。

刘英笑了一声,“我说春苗,就是挨打了谁能往外说啊?”

其实大家都默认,这女人闯了这么大的祸,别看她在人前多光鲜亮丽,指不定在家怎么挨收拾呢。

春苗一听心里舒服多了,脸色有几分缓和,“我就说嘛。”

可她却听见江听夏坚定的说,“没有啊,没挨打。”

江听夏觉得理所当然,有天大的事情都要冷静下来慢慢谈,怎么可以动手呢?

可春苗一脸不信,满脸我知道你没说实话的表情,还对着江听夏半真半假安慰道,“这算个什么事儿,更别说是你自己犯错了。”

江听夏越听越奇怪,她这话就像默认她是挨了厉菖蒲的打,然后嘴硬不肯承认一样。

江听夏想解释,可她却不停嘴的说着,“我们村前两年还有打死老婆的呢,还有打得牙都掉了的,那才可怜呢,那些女人哭得我心里都害怕,一比,住在这里算好的了。”

比?她说的是谁?她自己吗?

江听夏看她那样子反应过来什么,试探着问道,“你在家挨打?”

春苗听了这话一脸慌张,连忙解释,“不是打,一巴掌那怎么能是打呢,那就是……”

可她终究是没说下去。

只是又一遍遍重复着,“不是打,可不是打。”

可她一双胆怯的眼睛暴露了一切。

有人帮腔,“就是,一巴掌算个啥。”

说到这个事,也没人想着江听夏那不合时宜的装扮了,纷纷开始八卦的交谈。

“男人嘛脾气大,平时火上来了谁能忍住不动手。”

冬梅嫂子压低声音,“前面住的那个老马,看着老老实实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上次我去他家串门,还看见他捣了马家嫂子一拳头,使了好大的力气,马嫂子被打得坐地上半天起不来。”

有人一脸惊恐,“男人那么大劲儿,手上又没个分寸,真打出个好歹了。”

张红香啧啧了两声,“脾气再好,看着再老实的男人,结了婚没有不对自己老婆动手的。”

春苗吐出一口气,语气轻松了不少,“过日子嘛,谁家不磕磕碰碰的。”

随军的家属天南海北的,但这些事情在哪里都大差不差。

有人说,“我老家邻居,他老婆全身被打得没一块好皮了,见了人就哭,可怜呀。”

“我也见过……”

江听夏在妇女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中世界观崩塌。

张红香的男人赵勇和厉菖蒲是多少年的好兄弟,张红香不想和江听夏关系搞得太僵,并没有当面对江听夏甩过脸色。

两家是住的近的邻居,妇女交谈散场后,两人相伴着一路走回去。

江听夏已经有点被影响了,脸色发白,她这两天过得晕晕乎乎的怎么把这些给忘了。

当初定了和厉菖蒲的婚事,按说是爷爷千挑万选的人,还是个威风的军官,江家两姐妹不该太过抗拒,可坏就坏在这个厉菖蒲是农村出来的,没念过书,连初中文凭都没有,再加上他信里写的结婚地点是一个偏远的不能再偏远的大山里,江家两姐妹死都不肯嫁他。

而江听夏对农村这个词的所有印象就是江家一个洗衣服的四十多岁的婆子,她说她是跑出来的,她男人打她打得受不了,她就跑了,江听夏那时还小,一脸懵懂问,“那你的家人呢?他们不管你吗?”

婆子哭得更伤心了,她说,“小姐,我们那个村子都是这样的,谁管你的死活,疼得实在挨不住了,往井里一投,就不用受苦了。”

婆子孤身一人,总爱跟人唠叨她的苦命,别人早就听烦了,只有江听夏年纪小,好奇心重,会偶尔送些糖果糕点给她吃,她就又追着她说那男人是怎样的暴躁,她是怎样的可怜。

因为这个,在江听夏心里村里的男人形象差极了,一想到他们就会想到那婆子断断续续的哭声。

今天这些家属们的聊天,让江听夏突然想起了这些事情,不禁觉得遍体生寒。

重活一世,她处于对厉菖蒲上辈子有恩于她的感动中,一时忘光了对他该有的戒备。

江听夏不由得想,一个没上过学的糙汉子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会像下午从众人那里听到的那些抽烟酗酒打老婆的农村汉子一样吗?

张红香见她脸色不对,叫了她两声,“妹子?你怎么了?”

江听夏苦笑着回了她一声,“没事。”

眼看要进家门,屋里窗户已经有了光,想到是厉菖蒲回来了,江听夏心里打鼓。

她拦住要回家的张红香,想再确认一遍,“嫂子,下午说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发生过的吗?”

张红香哪儿还能不明白,下午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把这辈子见过的听过的事儿都说了个遍,难怪江听夏害怕了。

张红香笑着安慰她,“哪个村子没个这样的,只是一次性说出来可不就吓人了。”

她又挤了挤眼睛,笑得怪怪的,“你还是新婚,甜蜜还不够呢,想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江听夏的心忽的落在地上,就是她们说的都是真的了。

男人真的那么恐怖吗?

进了家门,厉菖蒲正在洗菜做饭,他蒲扇一样大的巴掌握着菜刀,手背连着小臂青筋爆起。

多有力的一双大手!

江听夏打了个寒战,要是他真的动手,她这小体格子可挨不了几下就被打死了。

现在悔婚还来得及吗?呜呜~

只是她的户口都迁过来挂在他名下了,她还能往哪里去呢?

江听夏站在门边不肯进屋,厉菖蒲看也没看她一眼,继续忙活着手里的活计。

江听夏靠在门框边做了半天的思想建设。

江听夏啊江听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生存,没什么可耻的。

终于,她挺直腰背站了起来,大声喊了一声,“厉菖蒲”

一声吼叫让厉菖蒲终于直视她。

然后,厉菖蒲看见,江听夏郑重的朝他鞠了一躬,

她的声音又响又亮,但厉菖蒲能听出有几分虚张声势。

“对不起”

“是我不小心把屋子烧起来的,我认罚,我就站在这儿随便你怎么骂我。”

厉菖蒲看她这样反常,手里切菜的动作停滞了半天,乌黑的眉毛皱成一团,过了好久才说出一句话来,

“你又怎么了?”

江听夏:骂了我出气之后就不可以动手了哦。

小说《新婚重生冷面长官超宠娇娇老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