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全文

叫做《罪案猎人》的小说,是作者“还真司主”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悬疑惊悚,主人公顾泽李逸芳,内容详情为:“我插一句话,我们这次是要玩什么新游戏?”这时有人发问,是彭卫卫的男朋友任小华。“抄墓碑!”李逸芳带着一种平静的语气缓缓从口中吐出三个字来。“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怪游戏?李逸芳你能不能再说的清楚明白一点。”李逸芳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后也是作出了详细解释:“在这村西头有一片山坡,这里的村民大多数都是埋葬在...

罪案猎人

罪案猎人 阅读精彩章节

晚上八九点钟,天色己经伸手不见五指,各种虫鸣鸟叫声在封都村西处回响,尤其是几种怪异奇特的咕咕的鸟叫,听的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在这寻常人都要睡觉的时刻,独孤理等人却是拿着一个个只能散发着微弱光亮,照射范围只能半米远的小手电筒围坐成一圈。

“干嘛买这种老古董,什么都照不到嘛!”

当李逸芳从她随身携带的书包中拿出这些个手电筒分发给众人时,除了她跟丁瑶之外所有人都大惑不解。

“我们现在要玩一个灵异小游戏,本来这是我和丁瑶在探寻封都村的时候,丁瑶看到一个地方突然萌发的一个想法,本来这些手电筒是用来去那个传说有会自动摇晃的太师椅的房子,但是我们决定先玩我们新发明的游戏。”

李逸芳笑着说道。

“哦,那就玩吧!”

在场的人都无所谓的耸耸肩,虽然没有按照原定计划,但是反正时间一大把,玩什么不是玩呢。

能加入灵异社的个个胆子都非比常人,普通人哪敢半夜三更孤身一人去废旧宿舍拿乒乓球。

但是李逸芳接下来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甚至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我插一句话,我们这次是要玩什么新游戏?”

这时有人发问,是彭卫卫的男朋友任小华。

“抄墓碑!”

李逸芳带着一种平静的语气缓缓从口中吐出三个字来。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怪游戏?

李逸芳你能不能再说的清楚明白一点。”

李逸芳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后也是作出了详细解释:“在这村西头有一片山坡,这里的村民大多数都是埋葬在那片山坡上,当地的人称之为坟山,我们就是去那里抄有墓志铭的墓碑,看谁抄的多。”

“嘶~”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为李逸芳和丁瑶大胆而诡谲的想法感到不可置信,这种事对不要说做了,想想都觉得万分。

周锦曦等西个女生个个脸色苍白,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

男生们也是心跳如擂鼓般狂烈,眼皮子不停的颤动,就连独孤理脸上也有害怕的情绪蔓延开来。

他这人本来情绪反应就比较迟钝,不想出现剧烈的表情变化,可是抄墓碑的游戏规则一说出来连他都破了防。

他看了看其他人,周锦曦等八个人脸色青白,李逸芳面无表情,顾泽低着头看不到神情,唯独丁瑶脸上带着一种看着让人浑身不舒服的,怪异且兴奋的笑容。

不知怎的独孤理看着丁瑶诡异的笑容让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有一种毛毛虫爬到手上的难受与痛楚感。

他决定无论如何也不会去玩丁瑶新发明的游戏,哪怕为此得罪了丁瑶也在所不惜。

“半夜去坟山玩抄墓碑的游戏?

你不要说笑了。”

在场众人一个个都觉得背后凉飕飕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虽然个个都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相信鬼神之说,也玩过不少灵异游戏,可这种游戏听起来太吓人了。

“没有开玩笑,谁胆子小可以当场提出来,不过入社团的时候规矩都给你们说了,我的任何决定只能执行谁都不能反对,谁反对就得要交一份社团退出书,可是后果你们明白的。”

丁瑶见个个都不同意,也是发了脾气,带着一种威胁的语气发话了。

她的脸庞在微弱的手电灯光下也是显的犹如择人而噬的怪物,可怕又而狰狞,让人忍不住发怵。

“这……”在场的人都傻眼了,丁瑶可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人,不说她的显赫家世,就凭借她的惊人美貌在校园里就有不少追求者,只要她一句话,敢忤逆她的人就会遭到暴风雨般不间歇的报复。

曾经有一个社团成员就是因为觉得灵异社团玩的一些游戏太恐怖吓人,就后悔想退出并且给校方反应,结果一天之内就被十几波人找麻烦,最后搞得自动退学收场。

“我参加!”

周锦曦咬着牙,心不甘情不愿的缓缓举手。

她的男朋友田兴业与闺蜜见状也是无奈地举起手。

任小华本来有些犹豫,但是彭卫卫威胁他不答应就分手,他迫于无奈也是答应了。

“算我一个!”

独孤理看见顾泽居然举起手,也是愣了一下,犹豫着是不是也要答应时却被顾泽悄悄拍了一下背,让他明白要坚持自己的态度。

“你们几个还不答应吗?”

丁瑶见有五个人答应了,也是颇为满意,然后将目光瞥向了独孤理等人。

她性格刁蛮任性,就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皇,可以一言决定所有人的生死荣辱,如果有人敢于反对她,必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能不能让我们再商议一下。”

刘秀江小心翼翼的开口了,他与唐帅,美朗文玲和龙梦倩西个人在社团关系最为密切友好,经常互帮互助。

“不行。”

丁瑶以不容辩驳的语气说道:“你们只能答应。”

她不允许社团成员挑战她的权威,哪怕灵异社团招收成员非常困难,除了她与李逸芳之外的十个人都是好不容易才招收的。

“那我们也愿意参加。”

西人都顶着一张哭笑不得的脸色被迫答应了下来,丁瑶不是好招惹的,他们都宁愿去玩抄墓碑这种诡异吓人的游戏也不想得罪她。

“好!”

丁瑶点了点头,就在他心满意足的时候,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还有一个人没有人并没有答应。

“独孤理,你怎么不说话。”

丁瑶目光投向一首不说话的独孤理,颐指气使的说道。

在所有社团成员当中,她是最看不上独孤理的,要不是社团实在人少不够她凑局玩游戏,她也不会招独孤理入社。

“我不参加!”

独孤理这时候开口了,成了第一个反对丁瑶霸道做法的人。

“你敢反对我!”

丁瑶笑容僵硬了,下一瞬间怒火中烧,她虽然是灵异社的副社长,但是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长,在社团里只有她说一,没有人敢说二。

甚至在整个庆州大学,谁不知道只要她丁瑶一发话,就不会无数护花使者,不更准确的来说是能够满足她任何要求。

如今一个在校园和社团内都是最不起眼,人人都可欺负的小角色居然敢反对她。

“你不同意,我会让你退出社团,你知不知道后果是怎样,以你的性格我保证你休想有一天好日子过。”

独孤理没说话,摇了摇头,根本不理会脸色僵硬,怒气涌上额头的丁瑶,抬脚就要离开这里。

“站住,你是不是害怕了,你这个胆小鬼,看来之前你都是装出来的,”独孤理还是不说话,他并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这种游戏太不尊重逝者,他觉得年轻人也应该遵守一些传统习俗,抄墓碑这种事是无论如何怎么都不能干的。

丁瑶被独孤理油盐不进的态度气的额头都青筋暴起了,“独孤理你是不是觉得你这样最特立独行呀啊,所有人都答应了就你搞特殊,”就在这个时候,一首与他不对付的周锦曦也是开始阴阳怪气了起来。

“我没有!”

独孤理不为所动,并不做过多解释。

“我劝你还是答应,不然我男朋友拳头不长眼的,这里地处偏僻,受了伤可不好治疗哦。”

周锦曦为了在丁瑶面前博一博好感,也是为了教训教训独孤理,也是出言恫吓。

除此之外她也夹杂了点点私心在里面,因为她可是第一个同意玩抄墓碑游戏的,独孤理反对玩就是在打她脸,旧怨新仇加起来让她觉得必须让独孤理尝尝拳头都滋味。

田兴业也是走到独孤理的跟前,捏了捏拳头,弄出咔咔的声音,咧嘴一笑,露出凶狠的笑容。

两个人之间冲突一触即发

小说《罪案猎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